公积金服务热线

信息查看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信息查看

《全国住房公积金2015年年度报告》解读

发布时间:2016-07-06 15:14   作者:   来源:省直住房公积金中心   浏览次数:3,261

  2016年5月30日,由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印发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5年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如期公布,这是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建立公开规范的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具体举措和新的成效。纵览年报内容,品评披露信息,2015年,住房公积金制度发展业绩令人鼓舞,存在问题催人奋进,改革创新时不我待。住房公积金作为国家住房保障的一项制度性供给,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围绕《报告》内容,仍从总体印象和具体述评两个方面做一解读。

  一、总体印象

  通览《报告》,总体印象可概括为“四个更加”。

  

  一是披露更加规范。按照《关于健全住房公积金信息披露制度的通知》要求,在各设区城市和省(自治区)等分别向社会公布2015年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的基础上,住建部等部门对全国住房公积金汇总信息于5月底前如期进行了披露。

  

  如果说,《全国住房公积金2014年年度报告》因种种原因而滞后公布,那么2015年《报告》则从披露时间、程序、方式等方面作出进一步规范,着力推进住房公积金的决策公开、执行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以更加规范的信息披露机制,贯彻和体现了行政机关要坚持法定职责必须为的依法行政要求。

  

  二是内容更加全面。与2014年相比,2015年《报告》内容总量增加了三分之一左右,报告事项也进一步拓展深化。《报告》在披露住房公积金年度业务运行情况的同时,从2015年这个“十二五”收官之年的特殊时间节点出发,增加了“十二五” 住房公积金主要业务指标完成情况,有助于从“十二五”发展环境和轨迹中,客观科学的认识和把握住房公积金事业“十三五”发展趋势。

  

  《报告》在延续2014年总体格局的基础上,围绕公众关切和经济社会发展实际,归并增加了住房公积金制度形成发挥的“社会经济效益”内容,使缴存职工、社会公众和舆论传媒对住房公积金制度有了一个更加全面翔实的了解。

  

  三是信息更加透明。《报告》在披露2015年度住房公积金业务运行情况的同时,从制度发展实际出发,针对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着力提高信息披露的质量和透明度,在“社会经济效益”内容中,增加了缴存职工按收入分类、贷款取工按收入分类、职工购房分类 、释放结余资金等多维度定性和定量分析,以真相进一步提升了制度信息披露的透明度,让社会公众看到一个真实的住房公积金,使舆论传媒解读出一个准确的住房公积金,以更加透明的信息披露机制,消弭对住房公积金制度的传言、误读乃至偏见。

  

  四是改革更加迫切。从《报告》披露的内容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发展进程中,管理体制的调整、决策机制的完善、制度覆盖范围的扩大、利益分配格局的调整等老问题尚未能有效解决。而在经济结构调整、经济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下,净增实缴职工人数明显减少、资金归集增幅持续下降、资金流动性不平衡进一步加剧等新问题也影响制度作用的有效发挥。

  

  面对各种问题和矛盾,逾加凸显制度改革的迫切性,以增强制度发展活力,进一步提高人民群众对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获得感。

  

  二、具体述评

  深入解读《报告》,不仅使我们看到2015年住房公积金事业的新发展,也领略了“十二五” 住房公积金事业的新跨越,并能启迪我们谋划好在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征程上的新篇章。

  1.“机构概况”解读

  可归纳解读为稳定、进步、发展、改革八个字。

  

  稳定。部、省两级住房公积金监管机构和设区城市的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保持相对稳定,监管机制、决策机制得到进一步完善。并首次公布全国共设有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342个。

  

  进步。围绕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的调整完善,全国342个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已有102个完成了事业单位分类改革。未纳入设区城市统一管理的分中心由208个下降为175个,减少了33个,这无疑是一个值得充分肯定的进步。但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的改革仍然任重而道远。

  

  发展。2015年,全国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从业人员比2014年增加了2800人,这是住房公积金事业新发展的重要标志。但从管理工作实际看,需要按业务量的大小、办理模式的差异、服务水平的提升、信息化建设的进程,合理确定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的人员编制,即不能人浮于事,也不宜人疲于事,建议研究制订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人员配备的具体业务技术标准。

  

  改革。2015年,住房公积金金融业务仍采取由管委会指定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的方式,按照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改革要求,建议住房公积金金融业务的办理,要由目前的指定委托改革为招标委托办理。

  2.“业务运行情况”解读

  2015年乃至“十二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业务运行取得了新的喜人业绩,为解决城镇职工基本住房问题作出了积极贡献,对“去库存、稳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全国住房公积金“业务运行情况可归纳解读为五增长、五下降;两提升、两减少。

  

  (1)缴存指标实现了五增长

  一是缴存单位数增长。根据已公布资料,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单位数由2013年的181万个增长到2015年的231.35万个。江苏省则以29.97万个缴存单位数继续保持全国领先,上海、广东分列第二、三位。

  

  二是实缴职工人数增长。“十二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实缴职工人数实现了五连增。2012年,全国实缴职工人数以10220万人首次跨上过亿人的新台阶,并由“十一五”末的8606.3万人增加到“十二五”末的12393.31万人,五年增长了1.44倍。尤其值得充分肯定的是,“十二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实缴职工人数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缴费人数的占比,由2010年的44.35%提高到2015年的47.27%,提高了近3个百分点,虽然占比尚未超过50%,但这一实实在在的成果来之不易,表明了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的公平性得到了新的有效改善。

  

  而从各省(市、区)情况看,广东、江苏、山东实缴职工人数位列全国前三名,但广东省实缴职工人数比2014年减少了近50万人,另外,黑龙江实缴职工人数也比上年减少10.33万人。这是在经济结构转型、发展增速下降的新常态下,作为经济大省的广东和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黑龙江,共同出现的新情况,也是一个需深入剖析的新问题。

  

  2015年,江苏则以1014.04万人成为全国第二个实缴职工人数过千万人的省份,山东以849.59万人实现了从700万量级向800万量级的新跨越。

  

  三是全年缴存额增长。“十二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缴存额实现了五连增,在2011年8107亿元缴存额基础上,2013年以11526亿元首次实现由千亿量级向万亿量级的新跨越,2015年已增长到14549.5亿元,比2010年增长2.28倍。以年缴存额过千亿元排前三位的仍为广东、北京、江苏,并延续了上年位次格局。

  

  而全年缴存额首次出现负增长的是山西省,2015年以247.1亿元比上年减少16.82亿元。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情况,山西作为煤炭大省,由于压缩过剩产能,住房公积金降缴、缓缴、停缴企业增多,也直接影响压缩了住房公积金全年缴存额,对此我们要有警醒意识。

  

  四是缴存总额增长。“十二五”期间,随着年度缴存额的持续递增,2013年,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就以50386亿元跨上过5万亿元的新台阶,2015年增长到89490.36亿元,是“十一五”末的2.76倍。

  

  缴存总额排名前三位的仍为广东、北京、江苏,广东以9162.53亿元有望于2016年成为全国第一个缴存总额过万亿的省份,北京将超过9000亿元,江苏超过8000亿元。

  

  五是缴存余额增长。2011年,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以21892亿元首次超过2万个亿,2015年则增加到40674.7亿元,是“十一五”末缴存余额的2.3倍。缴存余额排名前三位的仍为广东、江苏、北京,其中广东、江苏均超过了3000亿元。

  

  (2)缴存指标增幅呈现五下降

  一是缴存单位数增幅下降。按照2014年、2015年《报告》数据,全国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数比上年增幅分别为14.05%、,12.03%,2015年增幅比2014年下降2.02%。平均每个单位实缴职工数也从2014年的57.5人下降为53.6人。

  

  二是实缴职工人数增幅下降。“十二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实缴职工人数在波动中增长,但其增幅呈下行趋势,2011、2014年,全国实缴职工人数分别达到比上年增加1044.5万人、999.7万人的高点,而2015年仅比上年增加519.92万人,减少了479.78万人,其增幅下降了4.9个百分点。

  

  三是全年缴存额增幅下降。“十二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额虽逐年递增,但其年缴存额增幅则从2011年27.3%的峰值逐年下降,2013年降到17.3%,2015年为12.29%,从这一变化趋势可以看出,“十三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额增幅下降的趋势仍将持续。

  

  四是缴存总额增幅下降。受年度缴存额增幅下降的影响,“十二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比上年增幅分别为25%、24%、23%、21%、20%,预计2016年将降到20%以下。

  

  五是缴存余额增幅下降。“十二五”期间,由于年缴存额增幅下降和提取使用占比大幅度增加等因素影响,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增幅分别为23.6%、22.4%、18.2%、16.97%、9.79%,尤其是2015年,年增幅已由两位数降到一位数。

  

  (3)提取、贷款使用实现了两提升

  

  一是提取使用提升。“十二五”期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提取额、提取总额、年提取率三项指标均有了较大幅度的持续提升。2011年,全国住房公积金提取额不到4000亿元,2015年则以10987.47亿元首次实现年提取额过万亿元。实行住房公积金制度以来至2010年底,全国住房公积金提取总额仅为14756亿元,而“十二五”五年提取额就高达34059.53亿元,是“十二五”以前提取总额的2.3倍,占到整个提取总额48815.64亿元的近70%。

  

  “十二五”期间,住房公积金提取率由2011年时的不到50%,提升到2015年的75.52%,提取使用比例构成也更趋于合理。建议在2016年年度报告中能增加各省(市、区)提取情况的表格。

  

  二是贷款使用提升。2015年,个人住房贷款6项指标均有了大幅度提升。全年发放贷款312.5万笔,比上年增长40.44%,扭转了上年办理笔数下降的状况。全年发放额以11082.63亿元首次跨上年贷款过万亿的台阶,比上年提升增长68.1%。

  

  至2015年末,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499.33万笔,比上年增长14.34%。如果以每笔贷款按夫妇双方两个缴存人计,则有4998.66万名缴存职工通过个人住房贷款解决和改善了住房问题,即使按1.5个人计算,也支持了3749.07万名职工。至2015年末,贷款累计发放额达到53349.74亿元,实现了向5万亿以上量级的新跨越。个人住房贷款余额32864.55亿元,比上年末提升28.77%。个贷率80.8%,比上年末提高11.91个百分点。

  

  从各省(市、区)看,2015年贷款发放笔数前三名的是江苏、上海、广东,江苏以全年发放27.7万笔继续保持全国领先,并成为全国第一个年发放笔数过20万的省份。全年贷款发放额排前三名的是上海、江苏、北京,尤其是上海异军突起,2015年年发放额高达1192.87亿元,比上年增长了2.53倍,并成为全国第一个年贷款额过千亿量级的城市。累计发放笔数前三名的分别是江苏、上海、山东,其中江苏以229.88万笔、上海以215.5万笔成为全国两个过200万的省份。

  

  累计发放额前三名的是上海、江苏、北京,其中上海、江苏分别以5288.23亿元、5205.67亿元成为首批过5000亿元的省份。贷款余额排前三名的则是江苏、上海、广东,其中江苏以3010.9亿元成为全国第一个贷款余额超过3000亿的省份。

  

  2015年,全国个贷率达到80.8%的历史最高点,比上年大幅提升了11.91个百分点。个贷率全国前三名的是天津、江苏、上海,其中天津市高达101.46%,江苏、上海则分别为98.99%、98.14%。其他省(市、区)的个贷率也普遍有了新的提高,福建、贵州、浙江均超过了95%。2014年以个贷率23.9%排名全国末位的山西也大幅提升到60.62%。

  

  再从整个“十二五”期间看,共发放个人住房贷款1158.04万笔、34761.04亿元,实现了年均18.01%、30.4%的较大幅度增长。期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则比“十一五”末增长201.52%,个贷率从2011年的59.4%提高到2015年时的80.8%,提升了21.4个百分点。

  

  (4)项目贷款和国债使用呈现两减少

  随着住房保障形式的变化,以及个人住房贷款使用率的提升,2015年,住房公积金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试点项目贷款发放额65.5亿元,比上年减少77.71亿元。整个项目贷款余额也降至310.44亿元,比上年减少140.42亿元。在严控项目贷款增量,压缩项目贷款存量的同时,要切实防范尚未回收的项目贷款风险,确保贷款资金安全。

  

  2015年末,全国使用住房公积金购买国债余额42.77亿元,也比上年末减少6.09亿元。这表明,住房公积金正在更多、更有效的被用于解决缴存职工的住房问题。

  

  3.“业务收支增值收益情况”解读

  业务收支及增值收益情况可概括解读为增、减、提三个字。

  

  一是增。从业务收入看,2015年实现业务收入1598.36亿元,仅比上年增长6.79%,远低于上年19.5%的增幅。而影响业务收入的是当年存款利息的减少,2015年存款利息收入388.23亿元,比2014年的404.96亿元减少了16.73亿元。而由于贷款规模的扩大,虽然利率下调,但仍实现贷款利息收入1202.12亿元,比上年增加120.02亿元。但2015年业务收入总体增幅不大。

  

  二是减。从业务支出看,2015年业务支出523.34亿元,由于缴存职工存款利率的下调,以及执行上的时间差等原因,2015年支付缴存职工利息434.29亿元,比2014年751.84亿元的缴存职工利息支出减少了317.55亿元。

  

  三是提。由于业务收入增加,业务支出大幅降低双重利好因素共同作用的影响,所以2015年增值收益水平提升到一个新的历史高点,以1075.02亿元首次实现增值收益从百亿量级向千亿量级的新跨越,比上年增长58.79%。

  

  增值收益仍按现行政策规定进行分配,由于增值收益和个人住房贷款规模的增加,2015年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339.2亿元,是上年的2.2倍。提取管理费用107.24亿元,比上年增加23%,而实际支出80.09亿元,只比上年增加12.83%,基本保持在一个正常水平。提取公共租赁住房建设补充资金618.08亿元,比2014年的432.15亿元增加了43%。2015年,增值收益分配三项比例构成为32:10:58,与2014年23:13:64的分配构成比较,风险准备金提取比重明显增加。

  

  4.“资产风险情况”解读

  可概括解读为总体安全、风险可控八个字。

  

  从个人住房贷款风险看,2015年,个贷逾期额增至4.04亿元,虽比上年增加27.8%,但由于贷款总量增加,所以逾期率仍与上年持平。全年使用个人住房贷款风险准备金核销呆坏账0.97亿元,与上年核销0.01亿元相比,有了大幅增加。而至2015年末 ,风险准备金余额已达到1240.12亿元,使用贷款风险准备金核销呆坏账将会成为常态化举措。在当前“去产能”和积极稳妥处置“僵尸企业”的新常态下,要切实防范可能有所增加的个人住房贷款风险。

  

  试点项目贷款虽然有较高比例的风险准备金,但由于全国有项目贷款城市87个,要切实防范由于项目贷款的属地化管理,而带来形成的贷款风险准备金与项目贷款风险地域不匹配问题,即风险准备金充足的城市项目贷款不一定有风险,而风险大的项目贷款城市风险准备金不一定充裕。

  

  历史遗留风险资产清收。2015年清收历史遗留风险资产5.31亿元,使其余额降至1.93亿元,这确实是一项功不可没的管理实绩,使全社会看到了处理住房公积金历史遗留风险资产的决心和成效。

  

  5.“社会经济效益”解读

  这是《报告》在归并、充实基础上形成的一个新增部分,用图形和定量性数据分析,重点从缴存和使用两个方面回答了社会公众、舆论传媒关注的一些热点问题。这部分可概括解读为住房公积金制度通过普遍性住房保障和特殊性住房保障两个方面,产生形成了积极良好的社会经济效益。

  

  从普遍性住房保障看,2015年,在缴存方面,住房公积金缴存单位、缴存职工均有所增加,制度覆盖的公平性得到进一步改善。并首次公布了年人均缴存额1.17万元,比上年提高了7.34%。

  

  在2014年基础上,进一步规范细化了缴存职工按单位性质划分的分类构成,增加了缴存职工按收入分类图,可以看出,中低收入职工占到了住房公积金缴存人数的93.93%。在使用方面,2015年,通过扩大提取使用,增加贷款使用有效支持了职工住房消费,减轻了职工住房消费负担,从提取分类图可以看出,住房消费类提取以83.03%的高比例成为职工使用的主体。

  

  而在住房消费类提取中,围绕国家提出的发展住房租赁市场要求,加大了对缴存职工租赁住房提取的支持,租赁住房提取占比从上年的1.07%提高到3.66%。2015年,发放贷款总量、笔均贷款额均有大幅提升,贷款职工中,低收入职工占到36.61%,中等收入职工占57.43%,而高收入职工仅占5.96%,以定量性数据回应了社会公众所关注的获得贷款人群的收入状况。

  

  而个人住房贷款作为制度优越性的主要体现,《报告》首次公布了可为住房公积金贷款职工节约利息支出2097.97亿元。通过对职工购房分类图也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贷款主要是用于支持职工购买中小套型住房,解决基本住房问题。

  

  从特殊性住房保障看,住房公积金在支持缴存职工解决基本住房问题的同时,还通过项目贷款,支持了保障性住房建设,至2015年末,累计发放试点项目贷款841.29亿元,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6985.8万㎡。并通过增值收益分配,累计提取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1261.64亿元。有效发挥制度的特殊性住房保障作用,扩大了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社会效益。

  

  2015年,紧密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切实发挥住房公积金制度供给性保障作用,扩大个人住房贷款,释放结余资金,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平稳发展。全年住房消费类提取和发放个人住房贷款达20205.53亿元,支持职工购建住房约3.4亿㎡,约占全年商品住宅交易面积的三分之一,有效促进了“去库存、稳发展”,形成了积极的社会效应和良好的社会效益。

  

  6.“其他重要事项”解读

  该部分解读可以用大、多、重、实四个字来概括。

  

  一是大。2015年,最大重要事项首推住建部加快推进《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修订工作,将《条例(修订送审稿)》上报国务院审议,并由国务院法制办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对依法加强和规范住房公积金管理,解决制度存在的突出问题,推进住房公积金事业创新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

  

  二是多。围绕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大局,2015年,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就调整改进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使用等,先后出台了五个政策性规范文件。住建部还四次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强调用足用好住房公积金。其数量之多、频次之高、力度之大都是前所未有的。央行在2015年五次下调人民币存贷款利率,住房公积金存贷款作了四次相应调整,其调整次数之多,对制度影响之大,也是十分罕见的。

  

  三是重。2015年12月,人民银行、住建部向国务院报送了《关于完善职工住房公积金账户存款利率形成机制的请示》,经国务院同意,从2016年2月21日起,将职工住房公积金帐户存款利率调整为统一按一年期定期存款基准利率执行。这是住房公积金利益分配格局的一次重大调整,提高住房公积金使用效率的重要举措,也是对住房公积金运作使用水平的重大考验。

  

  四是实。围绕住房公积金管理工作实际,2015年,住建部调整了试点项目贷款政策,从2016年1月起,不再发放住房公积金项目贷款。加快推进住房公积金信息化建设,完善相关统计制度,进一步做实打牢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工作基础。从健全信息披露制度实际出发,强化了制度建设,加大了信息披露工作力度。

  

  但在健全信息披露制度事项内容中,“各设区城市、省(自治区)和全国分别于3月底、4月底、5月底前向社会全面公布了2014年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的表述值得商榷,因为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关于印发《全国住房公积金2014年度报告》,即健金(2015)78号文印发日期是2015年6月8日,而上述在5月底以前公布的表述是明显不够严谨。

  

  解读《报告》,使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加公开规范、真实透明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报告》将成为健全住房公积金信息披露制度一个新的起点。随着《条例》的修订出台和推进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改革创新,期盼并建议,进一步健全完善《报告》披露的指标体系,回应社会关切的热点问题,增强缴存职工对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获得感,提高全社会对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认同感,为创新发展住房公积金制度注入强大的正能量。